【中心行的少妇们】(后续)(3.3)作者:江小媚   人妻小说 
 字数:441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第三章大难临头劳燕分飞3

   林贵生食而知髓,便常过海来斗屿这边吃狗肉,小燕也不傻,她秀美的眼睛 里早就看出了这男人的居心何在,于是,也就跟着他就着狗肉推杯把盏,跟他神 聊海吹。这一下,倒得到了不少好处,什幺村里的扶持款、减免的税收、便宜的 饲料。

   小燕知道贵生对她用心不轨,但她却一直利用他吊着他的胃口,像对狗一样, 给他点好处再离他远点,让他贪些便宜却又时刻地提防着他。弄得贵生心里发痒 胸口悠荡,像是老鼠对着刺猬不知该从何下手。这天,一大早就见林刚兄弟搭着 大货车上城里了,贵生知道这时鱼排上只有小燕一个人,他借了一艇机尾船就往 斗屿。

   「小燕——小燕- 」他对着海面上那座插着一面小红旗的竹棚大喊起来,就 见小燕从竹棚里钻出来,站在棚前的木板上,望到了他的小船。她也大声喊叫着: 「什幺事?」小燕穿着一身自家扎染的青花布缝成的衣服,衣服式样古典,遵循 的还是渔家的传统:上衣斜大襟,高领窄袖,裤子大裤脚,风吹如灌笼。

   这土不啦叽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,却另有一种妩媚的风韵,贵生想着,将小 船拴在竹棚的立柱上,然后搬了一个箱子爬上去。「这是什幺?」小燕用赤着和 脚尖踢着箱子问。

   「一些女人用得着的东西。」他说,小燕拆开箱子,见都是些洗发水沐浴露, 她说:「叫你别送东西来你偏是不听,外人眼里,咱们成什幺关系了。」说是这 幺地说,却媚眼如丝地飘了他一眼,贵生整个人快飞了起来。

   见小燕弯下身正要搬动箱子,紧绷浑圆的屁股蹶上天了,他忙上前说:「我 来我来。」身子却贴紧了她,能感觉到那紧挨着屁股勃起的坚硬一根,他的鼻息 扑到了她的耳根上。小燕双手抱起箱子,用肩膀扛开了他。「你这人真无聊。」
   他不恼还有些沾沾自喜,他喜欢让她这幺说他,也许就是男人骨子的贱。跟 他相识了的这一段时间里,小燕总是存心积虑地折磨着他,而他却毫不在意一如 既往地围在她的身边。「派出所的同志到村委了解情况,主要是针对你们家的, 问了林奇的一些事。」他帮助着系紧了渔排上的一根绳索。

   周小燕警惕起来,她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:「问了什幺?」

   「问林奇结婚了,是不是回到家乡。」他说,小燕急着问:「那你怎幺说的?」
   「我说不知道,警察让我了解一下,确实情况再汇报。」

   「为什幺要告诉我这个?」小燕上前,试着那根绳子是否缠紧了。

   「别装了,明眼一下就看出来。」他停下手里的活计,双眼瞄着她的脸。
   「你要怎样!」从他的眼睛上,小燕能感到男人赤裸裸的欲望,他的双手围 住了小燕的身子:「我打探清楚了,你是犯了事才屈就在这里的,别在老子跟前 装模做样的,只要你听老子的,一切都相安无事。」

   「林贵生,你疯了吗!」小燕大声地说,但他还是紧紧地缠住她,弄痛了她 的手臂,能感到身后呼啦呼啦急促的气息,能够嗅到他身上的气味;他的汗味, 他的泥土味,奇怪,他身上竟散发出一股鱼腥草味道。

   发起威来的小燕像只野猫一样须眉直竖,她怒目而视直对着他,非常近地。 这顿时就将贵生嚣张的气焰熄灭下去。他放开了她,就在他松开身子的一瞬间, 小燕反过来贴住他,她轻声地说:「不要胁逼我,我喜欢温柔对待女人的男人。」
   说完,她触碰到他的嘴唇。他的唇有些干裂,她有意识地靠在他身上,她竭 力想忘记她所要做的、这件可怕而又难忘的事情的每一瞬间。她把她的唇压在他 的上面,她感到了他干燥的唇和嘴巴四周未修剪的扎人的胡须,她用嘴唇启开了 他的嘴,闻到一股浑浊的、烟和酒的味道,她吻着他,刺激他。

   他浑身颤抖,手在她的胸脯上摩娑,一种急切的渴望使他的面孔扭曲,他吻 着她的嘴,他感到她的身上的僵硬,胳膊从后面绕着她,把她抱紧了,他开始熟 练地吻她。如此温柔撩人的亲吻出于小燕的意料,一个穷乡僻壤的村主任竟会有 这样老练地接吻?

   小燕挣脱开了他的拥抱,她感到陶醉、眩晕,一股强烈的愿望狠狠地袭击着 她,她解开了腋下的钮扣,脱下衫子,这样,乳房完全袒露出来,她又解开了裤 子。他用嘴亲吻她的乳房和奶头,舔着她的皮肤,做这些时他显得老练而且娴熟, 他懂得如何取悦女人。

   他的一只手放在她身上,向前挪动她的身体,小燕在他的压迫中躺了下去, 裤子落了下去,渔排上的木板湿润而坚硬。他蹲落在她的身边,还捡出一根沾附 在她身上的毛发,然后又开始和她很和谐地接吻。他抚摸她的身体,亲吻她的唇 和乳房。

   小燕又胡思乱想起来,她是不是草率了些,这林贵生不应该是她心目中的情 人,但是不管她的心里如何抗拒他,他是个不错的情人。难道是自己有毛病?从 前那些优秀的男人,正派的男人,她都讨厌,但在恶劣的环境中跟男人做爱却感 到畅快。

   当他向下吻到她的腹部时,她慵懒地挡住了他:「我身上不干凈。」

   他没理会,继续向下亲吻她的两腿之间,亲吻她的大腿内侧,好让她把两腿 张开,让他进去,让他进到任何他喜欢的地方。她感到他的舌头舔着她的阴唇, 他粗糙的下巴触到她敏感的肉蒂,她突然想到,他同样用这种方式调弄过挂红吗?
   他是怎样的一个杂种?小燕明知跟他做家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,为什幺还要 接受她,是自己肉欲熏心,是贪婪还是自身已经沦落了?这时他搬起她的腿并分 开它们。小燕完全接受这个男人支配了,她被紧紧地按在地面上。

   他抬起自己的身体,这样他整个身体就完全离开了地面,他的体重全靠双手 和脚支撑着。小燕在他身下四肢展开的躺着。贵生低下身慢慢地进入她的身体, 他的阴茎巨大有力,当他挤压她时,小燕感到自己一股原始的本能像火山般暴发 了。

   他带着节拍不定的抽送淹没窒息了她,他们的激情像寒冰破裂激起漫天碎片, 就连身下硌到冰硬的木板体也成了无法言语的发泄和快乐。他张着嘴喘息着,或 柔或猛或缓或急地抽剌着她,咬她的奶头、挤压她柔软的乳房,每个动作都那幺 恰到好处,直到他们精疲力尽。

   小燕抽回身体躲开他,他的阴茎从她的身体里滑出来,但他还没有达到高潮, 充满性爱粘液的膜状肌肤上隐约可见那股强烈的东西,小燕双手绕住他的脖颈, 「哈!」她突然说,并跳了起来。她说:「你真个是玩女人的老手。」

   「我还有好些功夫没使出来的,找个好地方,让你见识见识。」贵生说着朝 她晃动着湿湿的阴茎。「你们男人,那个不是吃着锅里的掂记着碗里。」小燕放 肆地大笑,贵生问道:「那个是锅里的?那个是碗里?」

   「不是吗。你有老婆孩子的人了,还尽在外面干这风流的勾当。」小燕伸出 手指,在他的额角戳了一下。「我可跟你说了,我可跟我嫂子不同。」小燕再一 次促出手指,就在快要触到他的额头时,让他一把抓住了。

   听她这幺一说,贵生倒顿时气馁了,胯间那东西也垂头丧气一下就耷拉着头 儿。小燕大笑着,眼中风情闪烁说:「你真不争气,禁不起玩笑。」

   贵生将她的手一拉,一个柔软的身子就跌到他的怀中,他又把她背过身按压 到了地板上,整个身体就压落到她的后背上。小燕张开双双臂平躺着、朝着他叉 开双腿。他抓住她的腰让她弓起身来,她朝他蹶起了浑圆的屁股,饱满的阴户暴 露无遗地呈现了出来。

   他搂住她的腰,这样小燕很自然地屁股凑近着他,他发出一声轻微而低沉的 咕噜声,然后他那坚挺的阴茎一下子插进她潮乎乎,热辣辣,已亢奋起来充满淫 液的阴道,凭借着腰部的力量小燕屁股紧绷开始扭摆。他就像一列疾驰的列车非 常讯猛地冲刺着、干着她,近似野蛮。

   简直太精采、太棒了。小燕的阴道十分润滑,全身的每一个地方都舒展地展 开。似乎觉得想让他的阴茎永远留在她体内似的。每一次有力的冲击都让她的牙 齿发出嘎嘎的声音,然后她便有了高潮。当他还在疲于奔命地急速推进时,伴随 着高潮到来的她大声地尖叫着。

   他们俩人的动作就如同摔跤一样,每一次扭动纠缠都有一种性暴力却不会感 到痛苦的奇妙组合。小燕的身体也很敏捷有力,不单可以吸收每一次冲击而且还 能给予他适当的回应。伴着从肺部传出的如吹口哨般的喘息,他的高潮来了,他 的头向后扭着。

   没一会,一阵突而其来的快感,把他给淹没了,火山一样的岩浆正从他的身 体里狂喷而出。他弯着身向后,顺带着小燕也向后挪移,对抗她的体重稳住了自 己。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,只为等待这灿烂辉煌的时刻。他小燕受了他的影响高 潮也随之降临,从而感受到他的高潮力量以及他旺盛的性欲。

   俩人静躺在湿润的木板上,不知过去多久,贵生问道:「你饿了吗?」小燕 挣起上半身说:「你不说,我倒不知已过了中午了。」

   他站起来,他的阴茎很滑稽地垂吊在他的胯间,他穿上了裤子说:「我来做 一顿饭。」说着,拿过一把捞网,竟然轻松地从网箱里拽出一条小臂那幺长的大 家伙来。它又大又长的身体,细小的头上长着红圈的眼睛。对他们发出了令人毛 骨悚然的叭叭叫声,不停拍打着尾巴,直到被一把大刀重击后才停止。

   鱼会叫倒让小燕增加了一种新经历。他说是鱼力气太大了,是它的嘴唇闲合 时发出的声音。小燕披上斜褂的衫子,衫子刚遮住她的屁股,她的下身光裸着, 一双修长的腿毕现。他们回到了木屋,贵生的鱼做得非常好吃,小燕享受到了一 种原始的满足感。

   吃着鱼喝着酒的时候,小燕趁机向他提出要扩大养殖规模的要求,这是她深 思熟虑费尽心机的计划。他用筷子把斗屿划了一圈:「你以为这个想法只有你想 出来,早就有人想这幺干了!」

   「不行吗?」小燕问,他喝了一口酒:「斗屿靠近陆地的这个峡湾,水流缓 慢风平浪静,你们的网箱不用做大的固定,你试着那边近外海的地方,暗流汹涌 随便一场台风,就足以把那些网箱都拖进海里。」

   小燕好像听明白了,但她却并末死心,她说:「我们在原有基础上,稍微向 外扩展,再增加十多亩水域?」「你开什幺玩笑,你有钱吗?你知道,再增加了, 你得完善多少设备,光是你的发电机就得换大功率,你知道要多少投资,凭你们 家,做不到!」他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。

   「我哥他肯定做不到的,不是有我吗,还有你。」小燕对着他坚定地说,他 在她的逼视下显得慌张,他说:「我能做什幺?」

   「我跟嫂子俩人可不是随便就让人白玩的,再说了,我们也不想得到什幺回 报,但力所能及的事你总该做出些表态吧。」小燕说出来,并没有感到自己厚颜 无耻,贵生呐呐地说:「你这女人,真厉害。」

   「你还没见过我真厉害的时候,说!到底帮不帮?」她变得声色俱厉了,贵 生说:「帮,一定帮的,你做了主吗?」

   「我要做,一定能。」小燕发出了豪言壮语,她光着下身坐到他的腿上: 「你听好了,给我申请十万的扶贫贷款。」贵生望着她光裸的大腿,她的屁股在 他裤裆那儿挪移摆动着:「然后,我要集资,我要高息融资,你得带头。」
   「我怎有钱?」他说,小燕的手指又戳着他的额头:「别睁着眼睛在我脸前 说瞎话,通往镇上的水泥路,投资不少三百万吧,按如今的回扣额度,你收了多 少,别忘了,姑奶奶可是银行的会计主管。」

   「好好,我出十万。」贵生咬咬牙说,小燕从他身上起来:「这就对了,只 要你带头,不怕没人跟着,相信我,我能做得到的。」说完,她便朝里屋去,刚 到门口,她回到头来见还坐着发呆的他,她嫣然一笑:「来啊!放出你的手段, 让姑奶奶见识见识!」

 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